Shining Through

第一章
——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轻轻扇动一下翅膀,可能在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引起一场龙卷风。
——E.Lorenz,1963年,气象学家

2054年劳伦兹号军舰沉没的时候绝对没有十多年后它又被从海底打捞上来时引起的轰动大。
自从人类社会从农牧时代转向海洋时代以来,捞沉船就成了广大文化机构、政府组织喜闻乐见的一项考古活动。毕竟从古到今有文明古国称号的国家掰着手指数也不过区区四个,其中还有三个已经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人们常常说中国的皇陵、埃及的金字塔就足够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考古学家研究一辈子,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祖坟可挖的。相比较而言,捞沉船就没那么多的客观条件限制,只要你的技术基础硬件设施够,在广大还没有被瓜分的公海海域,捞上来了就算你的。
所以十多年后,C国以考古的名义从北冰洋海底捞起了劳伦兹号的时候,原主人A国政府的愤怒也可以理解。C国要的不是劳伦兹号上的废铜烂铁,而是那废铜烂铁下面的技术。从报纸上看,劳伦兹号是2054年2月9日从A国瓦特尔军事港口出发,于2月27号抵达A国北极洲基地,在基地的某个角落做了四个月不可告人的秘密实验以后于5月31日启程返回瓦特尔军港。三日后沉没在北冰洋,幸运的是直升机救援及时,无人伤亡,不幸的是价值1亿2千万美元的军舰以及此次的研究成果全部奉献给了伟大的波塞冬先生。
而十年后,C国政府发表公告声明“我国一艘考古船只在北冰洋流域发现不明沉船,现已开始打捞工作”的时候,A国已经来不及阻止,持续一个半月的抗议未能阻挡C国坚定的考古决心。军舰出水的那天,那片海域上有各国伪装成民用船只的不明身份船只,世界各国人民通过卫星转播屏气凝神的等待着A国和C国争夺劳伦兹号的归属。
看来前期的谈判还比较顺利,水下探测机器人已经对军舰的内内外外做了无数细致的调查,眼看着捞起一样东西,两国的代表就好像分赃一样的你一件我一件的交给身后的科研人员,平淡的简直让人恹恹欲睡。
触到全世界人民兴奋点的东西终于出现了,军舰内有一个大型的保险柜,声波探测器甚至穿透不了它,黑市上对它的价值已经开出了一比四点二的赔率,不少人推测它里面应该堆满了黄金,或是其他值钱的东西。
——一定是的,他们窃取了爱斯基摩人的宝藏,他们本来就是殖民者的后代。该死的A国人。
——一位观看直播的网友,2070年,家庭妇女
当保险箱被激光切割开的一瞬间,整个世界屏住了呼吸。然后——
里面是一具骷髅。
世界人民的想象力被玷污了。在短暂的愤怒以后,立刻有更多的疑问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这个人是谁?劳伦兹号不是无人员伤亡吗?他为什么会死在保险箱里?
疑问很快就被解除了,这具骷髅的身后有一个特制的防水的金属箱,里面的录音笔中有他的遗言:我是霍华德•特雷森,我想我犯了一个错误,我泄露了C病毒,C病毒,全称cataclysm病毒,7年前KPCⅡ号探测机器人在北极冰川底部冰层发现,分子式是……
虽然很多人听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究竟是什么,但是每个人的中枢神经都敏感的察觉到这是件不得了的大事,在他们恨不得钻进电视更清晰的听见霍华德•特雷森博士的遗言的时候,A国的代表先生夺过了录音笔,他面色不善的表示现场直播就此结束,而一向热爱同A国唱反调的C国代表也神情严肃默许了他的行为。
一瞬间,“霍华德•特雷森”、“ cataclysm病毒”成了互联网上最热门的关键词。
霍华德•特雷森博士,生物学家,第117届诺贝尔生物学奖获得者。7年前在阿尔卑斯山滑雪时因为雪崩失踪。其实广大群众更在乎他是怎么会出现在A国的军舰上的,不过暂时没功夫管这些,C病毒被扩散到海洋中了。
A国总统府让被世界各地赶来的环境保护组织、海洋生物保护组织、人文科学组织、防止细菌武器扩散整整包围抗议了七个月。
七个月后,焦头烂额的总统先生终于面向世界发表演说:“因为一场悲剧,我们失去了霍华德•特雷森博士,上帝知道我们失去了怎样的一位天才,怎样的一位忠诚的公民,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将所有的智慧和精力都放在了cataclysm病毒的研究上;在他生命的最后几秒,他放弃了所有生存的机会,给我们留下了cataclysm病毒防范的信息。没有任何人有权利责备他,他是当代伟大的英雄。”
总统先生巧妙的将矛盾的焦点从A国政府研究细菌战争转移到了霍华德•特雷森博士泄露了病毒上,政府的责任被推卸的一干二净。
他又说:“经过全世界六家最大的生物研究所研究论证,泄露的病毒约为0.01毫克。同时,因为cataclysm病毒来自远古,它无法适应当代的生物环境,即使在实验室中,它们也是离开恒温的培养皿就无法生存的,我们有理由相信病毒已经被我们的气候和海水杀死了。”
“总统先生,如果万一病毒在海底没有死,反而繁衍了呢?”一位坐在最后一排的记者提问,“要知道,特雷森博士是最熟悉C病毒的人,防止病毒泄露,他甚至到最后一秒都不肯上直升机。”
总统先生望着后排,摆出了他最受选民欢迎的笑容:“1963年,气象学家爱德华•罗伦兹先生提出著名的蝴蝶效应理论,——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可是,我们德州的州长先生并没有因此要求消灭亚马孙河的所有蝴蝶。”
那是总统先生政治生涯中最成功的演讲之一,在日后的回忆录中,总统先生多次回忆这段时光,并把它作为他的总统历程中最大的一次危机。能平安过度的确多亏了他杰出的个人魅力。
霍华德•特雷森博士和 cataclysm病毒在两年半年后彻底被人遗忘。
于是一百一十年后,无数狰狞的变异海洋生物从海上爬出来攻击人类的时候,大概花了四个月,人类才把它们同曾经的cataclysm病毒联系起来。

“——小伙子们,在上战场之前,我有必要告诉你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火焰发射器可以阻止那些可恶的虫子靠近你们,但是如果你使用时间超过了90秒,中途没有任何冷却措施的话,它会把你自己炸成两半。冲锋枪对准那些家伙的眼睛或者口器的话,可能会造成一定伤害。小型火箭炮也许可以快速消灭一只虫子,可惜你们一次只背得动两枚。你们的任务是尽可能阻止他们靠近青年堡垒,不惜一切代价。祝你们好运。”
——一位不知名的副连长,2194年。
那些虫子的甲壳十分坚固,冲锋枪能带来的伤害十分小,弹壳已经洒了一地,那只差不多有一栋房子那么大的虫子还是在不停前进。
“该死,是谁说侦察兵不需要更多的武器的!”站在韩庚身后不远的李东海一边骂,一边把最后一枚火箭弹装进发射器。这场小型战斗已经持续了两个小时,奉命勘察地形的侦查小分队和四只异形虫狭路相逢,恶战中他们已经消灭了三只虫,但是十二人的小分队也只剩下了五个人。
“你得原谅高层的那些猪,懂得打仗的家伙们已经战死了,现在的那群根本分不清侦察兵和作战部队的区别。”强人说,他扑过来将李东海和韩庚推到一边,同时,昆虫刀一般巨大的捕捉足插到他们刚才站过的位置,溅起一片黄沙。虫子的力气极大,捕捉足插进地面足有一米多深,如果刚才被它碰到,肯定已经被撕成了几半。
已经逃不开了,他们和变异虫的距离不过两米,直径两米的复眼凑这么近看让人十分恶心,虫子口器上方短短的黄褐色硬毛也清晰可辨了。强人和韩庚对视一眼,趁变异虫还在往外拔变异足的时候,强人大喝一声,就地滚到变异虫身下,冲锋枪对着变异虫的头部就是一番射击。
变异虫果然被激怒了,它摆摆头,变异足还陷在沙地,它发出一声嘶叫,张开嘴冲强人咬过来。等的就是这一瞬间,韩庚早在几秒前就拉开了一枚手雷的引线,在变异虫张嘴的一刻,他前行几步,将手雷投掷进了变异虫的口器。同时东海冲过去将跌倒在地的强人从虫子的身边拖开。
“轰”一声,最后一只变异虫终于被消灭了。它的头部被炸碎,黄绿色黏稠的液体淌了出来。
李东海最早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衣服里沾上的黄沙,看见了从远处跑过来支援的赵奎贤。赵奎贤是小分队最年轻的成员,这还是第一次和变异虫正面作战,他的表现可圈可点。至少他没有吓的腿软,也没有当场吐出来。
走过赵奎贤身边的时候,东海拍了拍他的肩膀:“菜鸟,表现的不错。你妈妈会为你骄傲的。”他的夸奖好像没能让赵奎贤感到高兴,他看着变异虫尸体上不断流出来的体液和脑浆,脸色一阵阵的青白。
“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多看看就习惯了。”强人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此时,耳机里传来了滋啦啦的声响,片刻后,传来了一个冷静的男声:“情况如何?还有人活着吗?”
“该死的金基范!”强人看了看四周,“我们遭遇了四只三代的变异虫,已经全歼它们,但是我们也伤亡惨重,还有韩庚、李东海、姜俊英、我还有那个菜鸟存活,但是俊英受伤失去战斗能力,我们的弹药也严重不足,我希望中止任务,或者请求支援。”
金基范的声音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的同时响起:“任务继续,请求驳回。从定位器上看,你们离金希澈上校跳伞降落的位置还有五公里,请马上赶到接应地点,把上校先生带回来。”
“见鬼!”强人忍不住骂道,“我们没有弹药了!金基范,你去告诉那群老家伙,如果那位……他妈的……那位军官真的有那么重要,就马上给我们派支援队伍来!”
金基范依旧是那么冷静且慢吞吞的:“上层表示相信我们小分队能力。祝你们好运。”强人气的将无线电砸到了地上:“上层的都是猪!”无线电里,金基范说:“没错。”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